中文| ENGLISH

服务热线:0576-83928810

天台天宇光电股份有限公司

您的位置 : 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行业新闻

台州灯饰产业 遭遇二十余年来最大变局

2021-07-07 15:34:48 点击数:0

54337855-6666-4693-b5b2-93de501cf885.jpg

“别看节日灯那么点大,但大大小小配件二十多种,大部分都涨价了。”

“现在部件里唯一没怎么涨的只有插头,因为铜含量低,单价一直在四毛多,但估计涨价也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“就我们这个行业而言,二十年来,没碰到过这种情况。”

……

今年开年,芯片、封装、铜、铁、胶水、塑料等灯饰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,这股压力层层传导至半成品和成品企业,对整个产业链造成巨大影响。

步入5月,灯饰行业已进入生产旺季,订单持续上涨。伴随着原材料的供应不足和价格的不断攀升,部分企业陷入“订单比去年多,但生意要比去年难做”的境地。

“二十二年没碰到过这情况”

与汽车、数字设备等高端制造业一样,2021年伊始,灯饰行业的承压,同样从“芯”开始。

芯片的“心脏”是晶圆,整个投入周期较长,只有像台积电、中芯国际等大型企业才有能力生产。晶圆下来后,进入流片环节,完成流片后,再进行分装检测。最后才做成芯片,装到电池盒、控制器中。

“我们用的芯片虽然不高端,但上游产能紧张,也挤压了低端芯片的生产线。”临海市灯饰行业协会秘书长、临海市银河电子灯饰公司总经理屈小平说。

他介绍,一般来说,生产芯片的流片设备开起来之后就不会停下,“一旦停下损失会很大”。以往,在满足高端芯片的产能之余,厂家会留几天生产低端芯片。

“但如今,高端的芯片供不应求,低端芯片的价格虽已调整但还是低溢价的,对流片厂家来说,不愿意将产能投在低端产品上。春节以来,市场上流通的芯片虽不至于断供,但量始终特别少。”屈小平说。

“电池盒、电源变压器、控制器……每个灯里都需要芯片,且要用到多种芯片。”临海市灯饰行业协会会长、浙江天天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金向阳说。

以发光芯片和控制芯片为例,前者应用在LED光源中,目前涨幅已达60%。而相对复杂的控制灯光闪烁的芯片,其构成的主芯片、MCU单片机及线路板,在4月10日,涨幅便分别达到60%、260%、60%。

同时,辅材焊锡丝价格上涨50%。“去年130元左右一个,今年一度逼近200元。”屈小平告诉记者,电池盒所用的MCU单片机涨幅更是达到380%,“且只报当天价格,不接受预订。”

甚至连胶水价格都翻了一番,现在还在涨。对此,金向阳直言:“从业二十二年以来,从未碰到过这样的情况。”

货源不足才真正“卡脖子”

据了解,节日灯行业有一个特点,头部企业一般在春节前就基本敲定了下年度八成左右的订单,包括单价、数量在内都已达成约定。

敲定订单后,企业会根据订单准备一部分材料,甚少考虑资金、财务成本等因素。一般到年后再筹备物料,边生产边陆续采购。

今年春节前,原材料涨价开始“冒头”,但多数人都不以为意。

“按往年规律,节前原材料价格都有小幅上涨,节后再回调一部分。”屈小平说。

始料未及的是,今年过完年后,原材料即开启“火箭发射”模式。

“一开始,高价还能买得到货,所以大家都在观望,等待价格回落。结果,不但没有回调,还继续往上冲,最后变成有钱也买不到货的情形。”屈小平说。

相比起涨价,货源严重不足才真正“卡脖子”。

年后,多数工厂因为买不到芯片、电池盒,没法出货,大量半成品只能积压在仓库,“这让很多企业的生产计划乱套。”

“因为疫情,去年生意一般,我们基本上没有囤积原料,认为今年不会有大变动。谁料,今年接到的订单比去年多,全行业产能翻了50%以上。订单在3月底接满,而原材料采购到位比率只有70%左右。”临海伯利发灯饰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周贤喜说,往年各项原材料的涨价幅度在5%左右,尚能掌控,但今年行情有些离谱,情况并不乐观。

“只要肯收钱,就还有一线希望”

“订单比去年多,但生意要比去年难做”的感慨,同样出现在台州市联天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屈吕富口中。

作为台州最大的LED彩灯生产企业,屈吕富表示,目前多种原材料价格基本已到高位,“按原报价接下的订单,我们都是亏本在做,而更多的小企业是没钱没货,动弹不得,十分危险。”

生产企业承压,作为产业链中的上下游企业,情况同样不妙。

“现在我们有什么先做什么。往年手头能正常流转1到2千万片,如今手上订单只有60%可以采购到原料。”协会常务副会长、常州市巨泰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斌说,只要零配件商肯收钱,就还有一线希望。

作为为节日灯作上游配套的变压器龙头企业,巨泰出产我省60%的节日灯变压器,4月中下旬,由于上游供应难保、下游订单饱和,企业只能停止接单。

而在黄岩宁溪,这个我市的另一节日灯产业集群地,当地的几十家节日灯工厂也正“嗷嗷待哺”。

“我们在LED灯珠上少有投入,以往都是采购临海生产的,再补充其他的主要零部件,组装成型。”黄岩区节日灯行业协会秘书长林邦告诉记者。

可现在,LED灯珠也涨得不得了。“收不到灯珠,却收到上游企业发来的‘涨价函’。3月份至今,有些关键原材料价格已上调6次,每次都要跳涨10%。”林邦说,涨价可以接受,但不能没货。据称,有些企业年前就交了定金,但直到现在都还没拿到货。